3 Mar 2020

龙鸣会

龙鸣会

北方有一个带学,有很多的社团。团委说:如果将科技社团统一起来,单独的社团没有能超过它的,这难道不是有利于学院发展的好事吗?“于是成立了一个叫做创想会的组织,凡是被定义为与科技有关的社团没有不加入的。从前,只有学生会,学生会的副主席委屈自己亲自来到这个组织与团委一起管理。组织内有贵人,称作龙,贵人指导,称作鸣,因此大家都称这个组织为龙鸣会。

学生会的部长曾告诉创想会中的人:“你在创想会中被我们的主席领导,这难道不是应该感到荣幸的吗?我在学生会担任部长,你的级别在我之下,难道不应该尊敬我吗?”那个人红着脸,汗水流到了脚跟,颤抖着说:”我是粗野卑贱的人。“

我听说有一个游戏叫做csgo,凡是会玩这个游戏的人没有不知道是如何购买枪支的,但那些第一次接触这个游戏的人,甚至连投掷物都不知道如何购买,让他们去参加CAC,这难道不是白给吗?通过努力的训练,都可以学会购买投掷物,但是学会了购买投掷物却不再去学习如何使用投掷物,这难道是可以将大事托付的吗?只是看到了利益而争着去追逐,这难道是可以信任的吗。科技社团中的一些事情,正如这csgo啊!

在上古时期有一位叫做许由的贤人,尧想要把天下交给他。许由说:”请你回去吧,天下对于我没有什么用!厨子虽然不下厨,主祭的人却不应该超越权限而代行厨子的职事。“csgo中,恐怖分子将炸弹安装到了B点,反恐精英应该攻打B点,这时有人抢夺了反恐精英的话筒,告诉队员们应该攻打A点,这难道是可以允许的吗?对这些社团做的事情没有多少了解,却要求他们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一些事情,这和那个让反恐精英攻打A点的人有什么区别呢?这正是我们应该思考的啊!

唉!团委实在是不聪慧啊,有为科技社团做事的想法,是应该被赞赏的;将不良的习惯和作风带到科技社团,是应该被制止的;作为外行随便的指挥,是应该被谴责的。孔子曾说:知道就是知道,不知道就是不知道,这才是真正的智慧,这难道不是应该被牢记的吗?

大学里有一种叫做辅导员的职务,虽然有处级辅导员,但它就像凤凰的羽毛,麒麟的角,是很稀少的。新任的,难道不是最渺小的吗?他们大多在团委中做着各种零碎工作,却可以任意的指使学生会中的主席、副主席做事,但遇到了位置在他们上面的领导,和那些主席、副主席又有什么区别呢?学生会中的主席、副主席可以在部长、副部长面前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,部长面对干事依然如此,但在团委面前却像奴才一样,知道这些事情的人没有不发笑的。

有一位伟人曾经说过:”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。“争取处于中间的势力很重要。我听说学生会中有一个部长,主席时常让他做一些事情,刚开始的时候他会按照要求去做,后来他露出愤怒的表情,依然按照要求去做,但在做之前总是会说“你的母亲去世了”,现在他经常与主席争吵,虽然辱骂学生会,但仍然把它当作荣耀。对团委不满时,经常说“你的母亲去世了”,但面对团委时,说话没有不用敬称的。我听说有一个班长,辅导员要求他的事没有不做的,却用凶狠评价辅导员。主席、副主席面对团委,团委面对上级不也是如此吗?这难道不是应该争取的中间势力吗?

鲁迅曾说:为不幸感到悲哀,为不抗争感到愤怒。唉!在这个不合理的链条之中,每个人都很艰难,但是却没有人愿意去打破,只不过是增加一些笑谈罢了。

待续


Tags:
0 comments



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禁止演绎 4.0 国际许可协议CC BY-NC-ND 4.0)进行许可。

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NoDerivatives 4.0 International License (CC BY-NC-ND 4.0).